手机版 | 网站导航
w88win中文手机版 > 图片 >

润本股份财务总监一年半蹊跷三换 营销驱动高增长或难续

长江商报 | 2022-07-12 08:50:11

夏天到来,主营驱蚊产品的润本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“润本股份”)也来凑IPO热闹,试图冲击上交所主板市场。

润本股份闯关IPO的底气在于,经营业绩高速增长,公司实现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(简称“净利润”)两年增长2.3倍。但是,2021年,公司的营业收入,净利润同比增速明显放缓,持续盈利能力令人担忧。

长江商报记者还注意到,润本股份一年半换了三名财务总监,董秘,这是否与公司财务数据真实性有关?

润本股份从驱蚊产品延伸至婴童护理,精油领域,三大板块几乎是平均发力。这三大板块属于充分竞争行业,产品同质化较为严重,润本股份是后来者。近三年,润本股份的研发费率不足3%,且连年下降,研发能力明显不足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公司恐难破除同质化魔咒。

大举营销推广是润本股份业绩增长的重要因素,2021年,公司推广费超过亿元。本次IPO,公司拟募资9亿元,其中3.44亿元用于推广。疯狂营销推广能成为润本股份开拓进取的法宝吗?

本次IPO之前,多名股东突击入股这家家族企业,并设立上市对赌协议。股东紧逼,赵贵钦家族将面临较大压力。

营销驱动高增长或难续

投入巨额资金营销推广,这种模式下的高速增长,恐难长久。

润本股份初创于2006年,最初以OEM模式为主,为各品牌“贴牌加工”,后来才推出自有品牌“润本”。2010年开始,公司就开始布局线上渠道,先后进驻天猫,京东,抖音等电商平台。

根据千牛数据,2019年至2021年,“润本”品牌在天猫平台的蚊香液销售额占比分别为17.14%,16.42%和18.32%,连续三年排名第一。

正因为如此,润本股份对线上渠道较为依赖。2019年至2021年(以下简称报告期),线上渠道对公司营业收入的贡献度分别为74.77%,78.73%,77.72%,接近80%。

近三年是润本股份经营业绩的黄金期,呈现出高速增长势头。报告期,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.79亿元,4.43亿元,5.82亿元,2020年,2021年的同比增长率为58.93%,31.46%。对应的净利润为0.36亿元,0.95亿元,1.21亿元,2020年,2021年的同比增长幅度为165.51%,27.38%;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(简称“扣非净利润”)分别为0.35亿元,0.92亿元,1.17亿元,2020年,2021年的同比增幅为165.19%,27.06%。

上述数据显示,虽然经营业绩大幅增长,但在2021年,营业收入,净利润,扣非净利润的同比增速均明显放缓。当然,增速放缓有基数影响。

但是,与行业公司相比,润本股份的毛利率水平较低,显示出盈利能力上的劣势。招股书显示,报告期,公司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54.09%,52.53%,53.05%,均低于行业平均毛利率的60.43%,59.32%,59.44%。

润本股份为何能实现经营业绩高速增长?一个十分重要的因素是,营销驱动。

报告期,公司的销售费用分别为0.76亿元,0.95亿元,1.34亿元,其中,推广费分别为4056.50万元,7712.26万元,10790.16万元,分别占当期销售费用的比重为53.17%,81.08%,80.26%。

推广费用逐年增加,润本股份的营业收入,净利润逐年增长。但是,这样的高增长恐怕很难持续。

电商红利已经逐渐消失,线上渠道竞争也将日趋激烈,平台收费也会提高。这意味着,未来,润本股份的线上推广费将继续增加。

尴尬的是,推广费增加必将蚕食净利润,这也是2021年净利润同比增速显著放缓的主要原因。问题在于,如果不增加推广费,线上渠道的销售收入可能会明显萎缩,如果大幅增加推广费,能否带来净利润的增长,是个未知数。

如今,润本股份筹划线下渠道开拓。为此,公司拟将募资中的3.44亿元用于渠道建设及推广,占总募资额近四成。线下渠道,润本股份将从“0”起步,必要耗费巨大的人力,财力。而这,也将影响其净利润。

轻研发新赛道难开拓

以驱蚊产品起家的润本股份,大力开拓新的赛道,将面临同质化魔咒难题。

驱蚊产品是润本股份的营业收入支柱。报告期,驱蚊产品为公司贡献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.14亿,1.69亿,2.78亿元,占总营收的40.88%,38.21%,39.14%,基本上占了营业收入的四成。

驱蚊市场也是一个充分竞争的行业,“润本”品牌并不具有明显竞争力。六神,超威,彩虹,雷达,枪手等均为家喻户晓的老品牌,均进入了各大商超。

这些品牌驱蚊产品中,超威,雷达追求的是效果,润本股份追求的是安全。尽管如此,驱蚊产品同质化仍然较为严重。

此外,驱蚊并不是一个好赛道,市场季节性较强。通常情况下,夏秋是旺季,冬季基本上没有消费者购买,这是无法破解的难题。润本股份的营业收入也反映了这一点。

报告期,润本股份二三季度实现的营业收入合计占比分别为75.41%,78.67%,74.07%。

剩下的占比超20%的营业收入形成于春季及冬季。但这部分收入并非驱蚊产品,而是新赛道贡献的收入,即婴童产品,精油产品。

婴童,精油两大赛道,是润本股份新切入的赛道。这两个赛道,也属于充分竞争领域,润本股份作为后来者,缺乏足够的竞争力。

报告期,润本股份婴童护理产品收入分别为0.85亿元,1.44亿元,2.17亿元,占比分别为30.58%,32.47%,37.24%;精油产品收入分别为0.74亿元,1.26亿元,1.31亿元,占比分别为26.62%,28.40%,22.50%。

从上述营业收入数据看,润本股份堪称是平均发力,三大板块齐头并进。这对于规模不大,综合实力不强的润本股份而言,似乎不太适合。

事实上,除了驱蚊赛道,婴童护理领域也是强者云集,国际知名品牌强生,贝亲等占据了较大的市场份额,国内品牌红色小象,启初等也占据了一定的市场。在精油领域也是竞争者众多,珀莱雅,贝泰妮等均是知名品牌企业。在两大领域,润本股份将遭遇更加激烈竞争。

那么,后来者润本股份靠什么新的赛道取胜呢?

业内人士认为,润本股份如果要拼出一片天地,需要频频创新产品,以及出色的产品营销。跟驱蚊市场一样,婴童护理及精油领域,产品同质化也较为严重。

然而,润本股份在研发方面并无亮点。报告期,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为781.39万元,1071.26万元,1360.16万元,研发费用率分别为2.80%,2.42%,2.34%,占比逐渐下降,已经低于3%。

研发费率不到3%,润本股份拿什么出爆款?靠什么破除同质化魔咒?

多股东突击入股或涉利益输送

家族企业的好处是,大股东说了算。润本股份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,存在实际控制人实际控制风险。

润本股份由70后赵贵钦,鲍松娟夫妇创立。二人分别直接持有公司21.09%,5.61%的股份,加上间接持股,合计持有公司85.38%的股份表决权,为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
除赵贵钦,鲍松娟夫妇外,赵贵钦的父亲赵汉秋,鲍松娟的哥哥鲍新专均持有公司股份。

除了当股东,赵贵钦家族多人在润本股份担任要职。赵贵钦担任公司董事长,总经理,鲍松娟担任公司董事,副总经理。赵贵钦,鲍松娟夫妇之子林子伟亦为公司董事,并担任电商销售中心副总监。赵贵钦之女赵佳莹担任润本股份及子公司的采购助理,市场调研经理,新媒体运营经理。

此外,赵佳穗担任京东运营助理。招股书中未披露其具体身份,但其是实控人的近亲属。

本次IPO前,润本股份存在股东突击入股情形。这一情况,大概率是赵贵钦夫妇说了算。

招股书显示,2020年11月,润本股份引入新股东并增资,新增注册资本107.10万元由新股东金国平,颜宇峰和卓凡聚源以自有资金认购,卓凡聚源的认购价格为9.8元/股,金国平,颜宇峰的认购价格为19.60元/股。

三个月后,润本股份再次增资,新增注册资本1156.34万元由新股东JNRYVIII及李怡茜认缴,增资价格为19.53元/股;其中,认购方JNRYVIII认购公司增发的1146.3444万股股份,认购方李怡茜认购公司增发的9.9994万股股份。

本次增资完成五个月后,也就是2021年8月,润本股份实施高送转,公司以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总股本11463.44股为基数,以资本公积转增股本,每10股转增20股,注册资本变更为约3.44亿元。

如此以来,前次突击入股的股东入股价格摊薄至3.27元/股-6.53元/股。

润本股份本次IPO,拟发行不超过6069万股,拟募资9.03亿元,截至2021年末,公司总资产为6.46亿元。据此计算,如果IPO顺利,其发行价约为14.87元/股。

一旦公司成功上市,上述股东金国平,颜宇峰,李怡茜,JNRYVIII突击入股将暴赚。

蹊跷之处在于,润本股份为何突然高送转?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情形?

值得一提的是,2020年8月,润本股份财务总监许迎丰离职。此后,2020年11月至2021年12月,财务总监兼董秘岗位频繁变动,陈泽龙,郑涛相继离职。2021年12月,吴伟斌接任财务总监一职,并于今年3月担任董秘职务。

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一年半之间换了三任财务总监,董秘,这期间,正是引进投资者,高送转发生之时。

三任财务总监为何在短时间内接连离职?财务总监离职是否涉及不为人知的内幕?

标签: 主营驱蚊产品 润本生物技术股份 经营业绩高速增长 母公司股东

  • 标签:主营驱蚊产品,润本生物技术股份,经营业绩高速增长,母公司股东

相关推荐

Baidu